行业新闻

产业政策大辩论,你要知道的干货在这里

  张维迎,1959年生,经济学家,曾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林毅夫,1952年生,经济学家,曾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
 
  导读:从90年代围绕国企改革方向进行的“北大交火事件”,到21世纪就是否存在“后发优势”展开的激辩,再到2016年围绕产业政策存废的数轮辩论。或许他们不在于说服对方,更不是为了一争高下,只是通过辩论建言国家。
 
  11月9日下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在北京大学朗润园进行了面对面的“切磋”,围绕着产业政策,辩论三个小时。
 
  在历经两个多月的隔空“喊话”后,11月9日下午,在北京大学朗润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这两位中国重量级经济学家,进行了面对面的“切磋”,围绕着产业政策,辩论三个小时。
 
  认为“经济发展有产业政策才能成功”的林毅夫和表示“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的张维迎,在该不该实施产业政策上意见相左。在辩论会现场,尽管偶尔有听众的笑声,依然掩盖不住林毅夫和张维迎两人在观点上激烈交锋的“火药味”。
 
  林毅夫完整地表述了他对产业政策的理解和看法,从定义出发,认为发展中国家“追赶发达国家必用产业政策”,按照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在强调“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组合的同时,林毅夫特别提到,自己并非只讲政府,不讲市场,完整的观点应是两者皆有。至于反对产业政策的学者反复用来驳斥的失败案例,林毅夫认为,失败的产业政策是因为没有遵循比较优势而实施。
 
  相比林毅夫在发言时表示自己和张维迎在观点上“有很多共同点”,张维迎的发言更为犀利。
 
  在报告中,张维迎主要就五个方面作了发言。在张维迎看来,他和林毅夫关于产业政策的分析,其实是关于市场理论两个范式的分析;对于自己反对产业政策的原因,他认为人类认知能力限制和激励机制扭曲会让产业政策失败;他也不认为“外部性”和“市场协调失灵”可以作为林毅夫为产业政策辩护的理由;张维迎还表示林毅夫在产业政策上的理论基础——“比较优势战略”在逻辑上不能自洽,不符合经验;最后,张维迎认为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变化不是一个完全线性的演化,指出林毅夫的“增长甄别法”存在谬误。
 
  观看此次辩论会后,复旦大学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寇宗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两位教授相对之前的说法没有太多新观点,互动偏少,但观点都比较成熟。他指出,两位对产业政策的定义有所不同,张维迎所指的产业政策范围比林毅夫的小很多。
 
  此外,寇宗来也提出了自己对产业政策的看法,他认为,认识产业政策需要分阶段,发展初期一个国家面临的不可预见性,并没有张维迎讲的那么高,尤其是技术和需求的不确定性上没有那么高。这时,选择技术比较容易,产业政策成功的概率比较高。但越往后技术不确定性越大,需求更加多元化和不可预测,让政府官员替代市场去做决策,给相关企业做配套,影响了市场对技术的选择,营造出偏向性的技术选择环境,也是很危险的。
 
  “总的来说,成功的产业政策应该是政府和产业互补,政治企业家和市场企业家通力合作,分工合作。在经济发展初期,林毅夫的建议更值得借鉴。等经济发展到了更高级阶段,张维迎所讲的问题更应该警惕。”寇宗来说。